应用创业公司乱象丛生:虚增流量蔚然成风

  

应用创业公司乱象丛生:虚增流量蔚然成风

        应用创业公司乱象丛生:虚增流量蔚然成风  

        导语:美国《连线》杂志网络版上周五撰文称,由于移动应用的发展备受瞩目,吸引了大量资金的流入。为了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很多缺乏远见的应用开发商不惜使用肮脏的手段虚增流量,导致这个方兴未艾的市场乱象丛生。

  以下为文章全文:

  平台封闭

  随着资金大举流入应用行业,赌注越下越大,开发商们也Hold不住了,开始玩起了歪门邪道:买流量、拼色情、搞欺诈,为了提升排名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为了竞争,这些应用开发商不惜用尽所有肮脏手段——不仅欺骗了用户的时间,还欺骗了投资者的金钱。

  “我的确相信有人会为了融资操纵数据。”美国风险投资公司KPCB合伙人马特·墨菲(Matt Murphy)说,“所有开展融资的企业似乎都在数据上取得了突破,有的可以反映实际,有的则是人为操纵的。”

  倘若“Web已死”的说法成立,依托浏览器而生的开放生态系统果真会被封闭的应用取代,那么,应该对这种不当行为加以重视的,就不仅仅仅是风险投资家和软件开发者了。在日新月异的应用行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不择手段侵犯用户隐私、浪费用户时间,甚至破坏用户的声誉。倘若任凭资本和用户流量趋势发展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由于应用天生不够透明,导致这种情况愈加严重。在Web中,广告、回扣和可疑内容多数情况下都一目了然。而在应用中,用户的行为被锁定在专有软件内,交易则通过iTunes和Google Play等私有平台进行,就连广告也只能通过Tapjoy和Flurry等封闭平台投放。这就为种种恶习创造了理想的环境。

  诸多恶习

  当今应用领域有很多恶习,尽管这种方式吸引的流量很难持续,但依旧可以获得短暂的繁荣。主要有如下几种:

  1、购买用户

  例如,当你玩Android游戏时,需要使用虚拟货币购买新道具,但你却不愿使用信用卡。没有关系,应用内置广告可以提醒你,只要安装另外一款应用即可获得一些金币。

  这种方式被称作“按安装量付费”。在苹果去年封杀这种模式前,Tapjoy每年可以借此赚取1亿美元。如今,这种模式主要在Android系统内流行。

  2、广告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利用Facebook和谷歌(微博)AdWords平台推广应用。但随着精准广告技术的进步,应用内置广告也在蓬勃发展。这一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30亿美元,超越移动Web广告。

  3、推荐

  Tapjoy和Flurry的AppCircle网络可以帮助付费应用发行商提高流量、注册量,甚至安装量。这项业务正在突飞猛进。Flurry副总裁彼得·法拉古(Peter Farago)表示,自从一年半前推出AppCircle后,该公司的推荐业务迅猛增长,目前的年收入已经达到数千美元。

  4、散布垃圾信息

  与社交网络存在合作关系的应用开发商,可以默认打开分享功能,摇身一变成为短期的垃圾信息传播者。与常规方式相比,这种模式发送的信息量更大,覆盖面更广,所需的许可更少。最大的好处在于,这还是一种完全免费的推广方式。

  5、不当内容

  在处理用户提供的盗版和色情内容时,应用开发商有一些发挥的余地。通常而言,他们会尽快撤下不当内容——很少有应用开发商愿意与这类内容为伍。但如果对流量过于渴求,便有可能采取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等内容上传后一两周再将其删除,

  由于手段如此之多,使得流量的诱惑越发强大。

  “这种事情肯定还会层出不穷,主要还是为了生存。”Flurry副总裁法拉古说,“这就像是要参加一场至关重要的舞会,如果想融资,你肯定希望自己看上去尽善尽美。这与上市公司每三个月发布一次季报的情形类似。”

  三大案例

  但由于恶习已经蔓延开来,要区分良莠却并非易事。

  以社交视频分享平台Viddy为例。今年4月,该服务的流量创历史新高,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该公司完成了总额3000万美元的B轮风险投资,估值约为3.5亿美元。但谷歌为广告主提供的流量数据库显示,当5月宣布这笔融资时, Viddy的日独立用户访问量却从200多万跌至不足100万。Viddy在融资期间的流量激增也在谷歌趋势和Alexa的流量统计中得以体现。与此同时,根据应用分析网站AppData的测算,Viddy的日活跃用户也从4月的500万骤减至5月的100万。

  “Viddy做了手脚——他们的最高流量恰恰出现在大规模融资期间,随后便逐步下滑。”迈克尔·赛贝尔(Michael Seibel)说,他是Viddy竞争对手SocialCam的CEO。

  但Viddy却表示,该轮融资完全光明正大。该公司发言人称,Viddy并未投入任何营销或广告资金,只是由于3月初与Facebook进行了整合,并被媒体冠以“下一个Instagram”的称号,才带动了流量的大幅增长。“所有的增长都100%合规。”该发言人说。

  即使Viddy并未购买流量,该公司以往也曾因为一些举动引发过争议:今年2月,由于移除色情内容的速度过慢,Viddy应用曾被苹果App Store短暂下架。

  事实上,SocialCam自己也没能逃脱虚增流量的指控。4月30日有报道称,该公司从30多名顶级天使投资人处获得融资。5月2日,科技博客The Next Web撰写多篇文章揭露SocialCam如何通过一家名为Free App A Day的营销服务公司获取流量,并且整合了YouTube视频内容,而不再完全依赖用户上传的内容。当用户在Facebook上碰到SocialCam提供的YouTube视频时,必须要先注册该应用才能点击观看,这本身就是一种很狡猾的诡计。

  SocialCam在4月末的流量高峰期完成了融资。而根据谷歌和Alexa的数据,在此之后,该公司的流量同样在5月大幅下滑。但此后又有所反弹。

  赛贝尔表示,当时的流量激增并未对融资起到帮助。“我们所有的天使投资人都是在流量激增前就入股了。”他说。但即便如此,SocialCam还是吸引了风险投资家的关注。

  墨菲认为,Viddy和SocialCam都明智地与Facebook建立了联系,充分利用了后者的社交图谱。换句话说,他们没花一分钱就大幅提升了流量。他说:“Viddy的流量上涨了一周,SocialCam表现得好一些,流量在融资完成两周后才开始下滑。”

  墨菲表示,KPCB的风险投资家有办法在尽职调查中发现问题。“我们非常看重日活跃用户、访问次数以及每次访问停留的时间,以便更好地了解现状。”他说。

  职业社交网络Branchout近期的流量激增也引发了外界的广泛关注。该服务的功能与LinkedIn类似,但并未推出独立网站,而是以Facebook为基础构建服务。谷歌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Branchout的独立用户访问量激增至近每天30万。而根据AppData的数据,该服务的月活跃用户数甚至超过800万。4月19日,Branchout宣布完成2500万美元融资。当月月底前,Branchout的流量降至原先的三分之一,月活跃用户则降至250万。

  在Branchout的流量骤降后,招聘顾问马克·德雷死(Marc Drees)今年6月初发表博客文章称:“Branchout简直就是一场庞氏骗局。”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随后也开始关注该公司,并质疑其吸引流量的举动是否是为了吸引融资。Branchout CEO对此予以否认,并表示该公司目前不再需要更多资金。

  该公司发言人还对《连线》杂志称:“Branchout并未在今年春天完成C轮融资前调整增长战略。去年开始的月度用户和注册用户增长只是有机增长的副产品。”

  但Branchout并未否认,在融资完成后,该公司的确减少了垃圾信息的推广方式。Branchout经常会在未获用户授权的情况下利用好友关系发布信息。有一名博客作者今年4月称,“在未获用户好友许可的情况下搜集好友数据,似乎已经成为Branchout最令人厌烦的地方。”

  在完成了最近的一轮大规模融资后,Branchout CEO里克·马里尼(Rich Marini)对Business Insider称,由于用户流失,该公司正在改变推广策略。“我们取消了这种用户获取方式。”他说,“我们现在需要向下一个阶段发展,那就是保留现有用户。”该公司还在官方声明中补充道:“我们今后几个月将弱化用户获取策略,转而重点提升Branchout的用户体验。”

  资金流入

  资金向应用领域的大举流入,推动了Branchout这样的造假事件层出不穷。

  今年2月,苹果斥资5000万美元收购了一款名为Chomp的应用挖掘工具。次月,社交游戏公司Zynga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你画我猜》(Draw Something)开发商OMGPOP。4月,Facebook又加大了赌注,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到了6月,谷歌也加入混战,收购了办公应用开发商Quickoffice,但并未透露具体金额。

  法拉古表示,所有企业都希望下一个被收购的就是自己。由于回报十分可观,使得虚增流量的把戏更加诱人。“从长期来看,目光长远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但对某些人而言,只要能撑到公司被收购,就算是大功告成。(鼎宏)

转载请注明:代码家园 » 应用创业公司乱象丛生:虚增流量蔚然成风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