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管制下这些年:青黄不接的中国互联网

互联网 管制 青黄不接

马云最近有一个发言,大意是,中国政府的互联网管制,能管制出六亿互联网用户的话,也算很有水平啦。管制能管制出,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有三四家是中国的,很牛啦,云云。这一表态也引发了业界一些争论。按下不表,我们不妨从另外一个角度,接着这个话茬,来看看管制下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有哪些变迁,用数字和当下现实来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看似繁华似锦背后的青黄不接。

 我们特约钛媒体作者魏武挥对此进行了一番梳理和解剖,由2006和2013年的两组数据对比引发的思考,也留作史记,再七年后,回头再看,又是一番什么风景。

互联网七年之憾

我在06年的时候,留心了一下当时的Alexa排行:

1.  Yahoo!  www.yahoo.com

2.  Google www.google.com

3.  Microsoft Network (MSN)  www.msn.com

4.  Yahoo!カテゴリ www.yahoo.co.jp

5.  百度 www.baidu.com (中国网站)

6.  新浪 www.sina.com.cn (中国网站)

7.  EBay www.ebay.com

8.  Myspace www.myspace.com

9.  搜狐www.sohu.com (中国网站)

10.  腾讯网www.qq.com (中国网站)

在十家之中,中国网站占有四个名额。分别是百度、新浪、搜狐、腾讯。

七年后,今天的Alexa排行呢?

1 www.facebook.com

2 www.google.com

3 www.youtube.com

4 www.yahoo.com

5 www.Amazon.com

6 www.baidu.com

7 www.wikipedia.org

8 www.live.com

9 www.qq.com

10 www.Taobao.com

十家里只有三家了:百度、腾讯、淘宝(钛媒体注:也就是BAT)。而且最高的一位,百度从06年的第五位下降到今天(2013年)的第六位,应该说是略有后退。

还有一点也必须看到的是,我们的吐故纳新之力不强。而互联网行业本是一个更新与改朝换代速度极快的行业。06年是百度和腾讯,2013年还依然在榜上(虽然今天有了淘宝,但BAT的大格局基本这几年都没有变,阿里在06年规模已不小)。

看看剩下的那些美国网站呢?2013年上榜的Facebook、Amazon、Youtube、Wikipedia在06年都未上榜,甚至在06年大多都还默默无闻。

Alexa主要统计桌面的流量,从流量配比上,我们必须承认,这七年来,中国互联网经济力量在有所后退,而且呈现出一种老大们轻易替换不了的感觉。

虽然参照互联网企业的指标,不仅仅只是Alexa,而且Alexa作假层出不穷,但进入Alexa前十的网站,基本还是能真实反映这个网站的经营水平,影响力,作假意义也不大。

至于移动互联网,我们中国目前的3G渗透率比美国、日本落点得不是一点点,就不用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不得不承认,中国互联网新生代的力量过于薄弱。

这种青黄不接,有多种原因,但GFW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原因之一。方滨兴教授已经离开了北邮校长的位置,但他主持的GFW项目(至少台面上是他主持)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无法回避的一笔。

对互联网经济的影响

管制带来的一些表象化的后果(比如翻墙),所有人都看到了。为此很多人破口大骂。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想破口大骂,虽然我也经常被它搞得极为光火。我这里想分析一下,管制除了信息流动上建了一座防火墙之外,究竟在互联网经济上带来了什么影响?

1、“中国版xxx+微创新”成为主流

首先,很显然的一点是,由于阻挡了一些美国巨型网站在中国的布局,最好的例子大概就是google、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既给了本土所谓“中国版xxx”企业生存空间,也激发了一些本土企业的微创新。

这种阻挡,给中国自己的C2C(Copy To China)带来了可操作性。虽然很难证实,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google、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如果不被阻挡,百度、优土、人人(包括开心)、微博会像今天这么活着。

马云拿他自己的电商网站来和亚马逊、ebay之类比较是有问题的,因为说到底电商和线下很有关系,但google、youtube、facebook、twitter未必有那么得O2O。更何况,其实亚马逊也受到了不少阻碍(虽然不是GFW,但依然是一种管制),搞得一个kindle入华绕来绕去,至今还要搞两套版本。

前面提到的“会像今天这么活着”,其实这句话表述得过于简单了。

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是比较容易上位,毕竟没有巨头在那里作为竞争对手,二是也的确活出了一些和海外仿效对象不太一样的地方。

 虽然从大类型上是C2C的,但也的确有些微创新。服务都是人做出来的,一味抄袭老外对于国内的大公司员工来说,也有些不好意思。本质上是C2C的东西,在具体一些功能上,有中国式创新在里头。

百度搜索上的微创新有框计算和百度推广,这个谷歌没干过,尤其是卖左侧搜索结果。不过谷歌跑到中国来以后,谷歌中国也卖了一回左侧搜索结果。

优土的微创新就是youtube和hulu模式混杂。必须要承认,中国的一般用户拍的视频没什么看头,还是要有一些正儿八经的专业生产。国内视频网站现在还大兴一股自制剧的潮流。

人人就不用谈了,完全走的和facebook不一样的道路——后者在08年之后基本上已经自己不开发具体应用和游戏了。豆瓣很多人认为是中国人自己创新的网站——这点不假,但如果facebook在华发展顺利,豆瓣再要做“慢公司”怕是不能了。

微博,有太多的地方和twitter不同,比如评论回复机制:极大地借鉴了中国BBS文化。微博有非常强的巨量贴效应(即非常少的大号聚集了大部分的流量)。微博把中国文化其实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的。

以上只是罗列了部分,在很多细节的地方,的确能够发现中国人在开发上的一丝聪明和创造。政策保护了在大类型上中国学徒们不会收到美国师傅们的进攻,但在细节处,中国人还是有些两下子的。

2、十年中国互联网的经济发展,基本上是一部C2C史。

如今回头看,十多年中国互联网的经济发展,基本上是一部C2C史——当然,也和资本力量也有关。大部分中国网络公司希望去美国上市,以“中国的***”比较容易让美国投资者理解,有助于IPO。

但即便是细微的局部微创新,不断叠加后,就会量变出现质变。我个人的一个看法是:中国未来的互联网经济道路上,会套着一个“C2C”的壳,但它具体的应用场景和需求满足,会走出与美国完全不同的道路。换而言之,我们会看到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如同这个国家,也套着一个壳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一般。

人活着,除了工作事业上的追求外,还有三样东西是会去做的:参与时政,娱乐,以及宣泄(宣泄本质上属于娱乐的一种,但有很多宣泄你也不好说它是娱乐,比如大骂已经被定罪的贪官。当一个人正义感十足地痛骂社会不良时,你真心不太好意思说ta老人家是在搞一个娱乐活动,你说是吧?)。

3、在商言商:中国互联网服务就主要向娱乐和宣泄转向。

参政在马云所提及的“管制”下,是不太方便的,微博上有大量的小段子谈不上是严肃地参政。基本上中国人对中国政治没有什么可以作为的地方(零星局部有),这就造成了一些人冷感,另外一些人想说些什么也没地方可说。

中国互联网的服务就主要向娱乐和宣泄转向。这就是我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这个结果,与马云所谓的“管制”密切相关。

结果便是:美国互联网可能是思考的互联网,而中国互联网,可能是娱乐的互联网。

在商言商之下,会把这种趋势予以加剧,而且速度特别快。

 因为有一点中美都是一样的:网络业是靠风险投资催化的。

 风险投资特别讲究在一个较短的时期里造就一个大的规模以及回报。故而它会催动具体项目运营者以最快地速度向娱乐和宣泄两条道路上深化,不如此,它就会被竞争对手击败。

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我看也许还有可能用不了十年。

中国最近几年特别重视文化产业,因为文化产业一来对环境破坏小,可以可持续发展,二来它的反复消费频率高。早年靠制造业拉动让人买东西的内需已经不足(谁没事隔三差五买一台电视机),而文化产业以及它所催生的服务行业,则可以再次低消耗地刺激内需。文化产业是什么?

文化产业不是文化,而就是这么四个字:娱乐、宣泄。

至于有些言论场上出现的一些似乎是有那么点要改变中国的迹象,请允许我复制我在微博上写的一段带有高级黑色彩的话予以驳斥:

“微博这个场域吧,特别得正能量。你看中国人都那么有道德观有正义感有同情心,以及同仇敌忾的精神。看了微博,谁说中国人是道德低下毫无羞耻冷漠之至的一盘散沙,我和谁急。”

 参政是一种理性,娱乐与宣泄则是一种欲望。中国互联网的未来将是“把欲望放在理性之上”,第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将在这960万平方公里上诞生。嗯,大抵如此。(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转载请注明:代码家园 » 互联网管制下这些年:青黄不接的中国互联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