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教主周鸿祎再开炮 腾讯百度等巨头纷纷中枪

导读: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在中国政法大学发表了主题为“中国为何无法出现乔布斯?”的主题演讲,教主照例开炮了,这回他调侃了企鹅、炮轰了百度、讽刺了瑞星、回顾了3Q大战。

奇虎360董事长 周鸿祎

 

11月19日晚,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在中国政法大学发表了主题为“中国为何无法出现乔布斯?”的主题演讲,教主照例开炮了,这回他调侃了企鹅、炮轰了百度、讽刺了瑞星、回顾了3Q大战。趴弟在现场围观了教主的演讲并抛了问题,下面大家就随我来看看这回红衣教主都说了些啥:

1、在中国是培养不出来乔布斯的,乔布斯生如果真的生在中国,他能幸存到几岁呢?估计小学时期就给人弄了,他也进不了大学,找一个工作也会被领导视为异类。

2、相比于美国硅谷,中国互联网还是缺乏真正的创新,周鸿祎认为有以下原因:在中国文化里,创新和主流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中国并不缺乏人才,但缺乏对创新的宽容和理解。很多人嘴上说创新,但是真的去干一件不靠谱、没有找落的事,很少会有人选择,人天生对不确定性有恐惧感。社会里充斥着成王败寇的文化,每个人都害怕失败,就没有人敢创新。

3、周鸿祎说他前一段去硅谷时特地拜访了Netscape的创始人马克.安德森,他开发了全世界第一个浏览器,虽然此后公司运营失败,但却为包括火狐、chrome、safari、360等浏览器后来者保留了创新的火种。教主表示他很敬佩创始人马克.安德森,美国正因为有了Netscape的牺牲,才有了其互联网的繁荣,大公司的成功很多时候是建立在各种小公司失败的基础之上的。

4、"中国很多互联网巨头希望现有格局50年不变,甚至希望在互相之间保持均衡,你不要做搜索,我也不要做IM,所以这就是中国和美国很大的不一样。“教主表示大家自己对号入座吧。

5、教主表示360当初做免费杀毒软件时,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局面。“曾经有杀毒厂商半夜打电话说周鸿祎你砸了我们家的饭锅(教主特意强调不是饭碗)。中国第一家水军公司1024就是由瑞星的高管创办的,黑360的材料都是现成的,大家想来黑360找1024就好。”趴弟表示教主还是很记仇的嘛。

6、“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周鸿祎回忆2009年时董事会成员有的快哭下来求他别免费了,于是他就带着投资人看《建国大业》,“我军撤出延安时候,毛CEO告诉下属地失人在即可,360不仅要颠覆对手,还要把自己的收入砍掉,但用户抱住了就有希望。”

7、“在中国,颠覆式创新会被大家看成制造麻烦者。但无论怎么竞争,任何公司都应该重视用户的利益,这是创新的本质,所有不重视用户的创新都是耍流氓。”教主特意谈到了当年的3Q大战就是想让用户的体验更爽,“怎么让QQ更爽,原来用户每个月交10元来屏蔽QQ弹窗广告,很多人就愿意穿裤头背心聊天,你穿漂亮的衣服我看不见,我也看不到我的QQ背心(暗讽QQ秀收费),我就想怎么让用户不花钱又可以舒服的使用QQ,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自宫,我想让腾讯难受,于是就做了扣扣保镖。”

8、中国的法制是要保护创新,而不是保护大企业,保护垄断。“南方法院有地方保护,所以我们输了3Q大战,但我总觉得冲到南极破坏人家服务器是不好的,但在家里看苍老师的毛片被警察抓就说不过去了。”趴弟深深的被教主的想象力征服了。

9、南极企鹅模仿功力世界之最,没有之一。

以下为演讲实录:

周鸿祎:非常感谢政法大学给我这个机会,来跟大家做一个交流,演讲谈不上,别人一般都是邀请我演出。我也尝试着娱乐业,做了两档节目,收视率不高,我就退出来了。刚从美国回来,有一点时差,今天没有媒体就乱讲一会儿,大家不要发微博,要发就把我的脸打上马赛克。

其实今天他们给我定的标题有一点怪,我看到标题要攻击一些人,我还是稍微换一下标题,我讲一下创新。

中国现在改善了,大家刚去世那年大家看乔布斯传,你要不谈、不看就out了,中国计划要培养20个乔布斯,这是不可能的,之前我们都学乔布斯穿牛仔裤,你要不学乔布斯的样子都不好意思在这儿混。

恕我直言,在中国是培养不出来乔布斯的,如果谁说是乔布斯谁就是赝品,,为什么中国没有乔布斯,大家想一下,如果你真的看了乔布斯传,你真的去了解这些人的一些性格,一些个性,你想想如果真的乔布斯生在中国,他能幸存到几岁呢?我估计小学时期就给人打死了。他也进不了大学,也可能找一个工作,早就被领导视为异类。

在中国我到处讲创新,创新在我们国家是被说烂的词,我们也想创新,真的到硅谷看一下,你再看一下中国互联网,我们还是缺乏真正的创新,这个原因是为什么?两个方面的原因,跟大家简单的分享一下。

第一,中国缺乏创新,包括互联网里,我觉得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文化导致的,我从来都不怀疑说在中国有这么多的年轻人,比如今天来都是90后吧,还是95后啊?反正80后已经粉墨登场,他们已经30多岁了,85后开始走向社会。

在美国你可以看到,大概硅谷每5年--10年,基本上它会有一批新的创业者粉墨登场美国今天隶属新一代的硅谷,很多都是80后很多都是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他为了泡妞,泡不到妞就做了一个Facebook,一不小心就成功了。但是在中国你有没有感觉,坦率地说这几年,在互联网上横行的都是土豪,还是这批70后的人,不要说80后、85后,是我们年轻人不够优秀吗?不是。

我们以85后为例子,85后大概上小学的时候,电脑在中国开始普及了,85上大学的时候,互联网在中国也差不多开始普及了,论聪明才智,我们中国有这么多的人,有十几亿的人口,按照人口来说出类拔萃的会很多,但是中国互联网老梆子菜这么多,就好象一颗种子能长成参天大树就要有环境。

我们曾经在中关村混的时候特别的感慨,我们说曾经不成功是因为没有成功的投资,现在有了风险投资,而且中国现在不比国外少,融资的价格、数目比美国的同行超出好几倍,是不是有的钱我们就有创新呢?其实不是的,大家仔细想一下,我自己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缺乏一下对创新宽容和理解、支持的文化,什么是文化呢?这东西说起来特别的悬乎,大家都在谈文化,其实文化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心对一件事的看法。

举几个例子,你会发现我们的文化,今天的价值观甚至我们主流的价值观跟创新很有可能是背道而驰的。比如创新是做一件一定会成功的事情吗?大家想一下,如果美国流行一个项目,你也想抄袭一个,这个东西在中国很流行了,都在谈O2O,谈网购,老太太说“老伙子你做这个很流行”,这行吗。如果你做马后炮的时候说这个如何,其实所有的创新项目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不是看好的。

但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我们是一个从众的心理,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同,我们干一件事巴不得所有人叫好,才会干,如果我们干一件事情,大家都说不行,看不懂不清楚,有多少人还愿意真正去做?

包括我们很多人嘴上说创新,但是真的去干一件不靠谱、没有找落的事,你觉得有多少人会选择,人天生对不确定性是有恐惧的。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各位毕业的时候更愿意考一个公务员还是更愿意到一个大的国企,还是刚毕业想去一个朝不保息的创业的公司去做,有多少人愿意做出这个决策。我相信谈创新的时候,都谈的意气风发,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扎克伯格,但是真的让你选的时候,你会求安稳,求一个好的工作环境。

我经常说我有资格能够跟很多的创业者交流,包括创业者愿意听我讲一些干货,并不是我有多成功,或者说你的创业公司的老总,或者你的股票达到多高的价格,现在的成功太以人的身价、公司的销售额和市值来论成功,但是这种并不是对创新的支持,我之所以能够这样,因为我是互联网里面的失败者,只不过我没有被他们击倒,正因为也很多的失败,才能给我很多经验的总结,才能使我避免再次去犯同样的错误。

但是你想想,真正的创新者要干创新的事,十有八九必然是失败的,成功的概率很低,如果一做就成功,那就不是创新的。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崇拜成功者,鄙视失败者的。我想如果我没有公司上市我可能不被邀请到这里,当我们这些交给小公司,初创者,甚至失败的人,很多成功的企业都是得意洋洋的出来都是讲自己的成功的故事,很少有人讲自己怎么失败的,因为成功的经验没有办法分享,因为是偶然的,只有失败的东西可以跟大家分享。

如果整个社会都是成王败寇的文化,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失败,就没有人敢创新。你今天看到的创新事情都是结果,在一个创新成功的背后可能会有十家、二十家公司同样是尝试,但是它不成功,甚至对于同样一家公司,你看到360的成功产品,都是摸索出来的,都是探索出来的,只不过是你很多时候在外面的人看不到这样的探索轨迹。

所以如果在今天,中国每个人谈创新的时候,我特别希望每个人能想一下,我能不能从我自己做起,我们能不能改变一些世俗的价值观,能不能改变一些对事情的看法,我们能够有更多的宽容、支持,所谓的失败者,我们不再以一元的成败、赚钱、金钱价值来做唯一衡量一个公司和人的价值观,如果说我们能够不追求从众的心理,我们能够有多元的思想价值存在我们容忍小众的事情,我们能够容忍它的存在,让社会形成一种宽容的心态,我们才能够创新。

惧怕风险、害怕失败,摆脱不确定性,不光是每个人有,我举一个例子,其实行业里面的很多巨头有一样,比如在中国互联网里,我就不提名字了,免得他们又诉讼我。比如大家都知道行业里大公司,他们确实很喜欢抄袭,我曾经很认真的跟他们老总聊过天,后来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周啊,你不懂,他说很多事情看不清的时候不要去做,我们这么大的公司万一做不成别人会笑话的,让小公司去做,他们反正公司体量小,他们先去尝试,他们没有做成功就是不对,他们要是做成功了,我们更有资源。

所以我就明白了,他们就走你的路,让你无路可走,我也特别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他们也害怕失败。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失败,从大公司也就抄袭,那我们很多创业小公司,大家也觉得我干吗要去独创一个项目,美国有那么好的项目我为什么不能抄一个到中国,你就发现这几年的互联网,美国有一个团购中国就是万团,美国出现什么,中国就出现一些小兄弟,你抄我,我抄你,最后就变成了丛林文化,最后看谁有钱,看谁的爹比较的硬,最后你发现这里面没有创新。

我前两天去硅谷,我就讲一个故事,我大概努力了很多次,通过很多人帮我介绍,我终于努力见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马克.安德森,他没有扎克伯格这么有名,他现在在Facebook的董事会上,他第一次见到小马克的时候,他很矜持的说你好我是马克.安德森,没想到小马克说你是干什么的。老马克是Netscape(网景)的创始人,它是一个失败的案例,1996年左右,他创办了一个公司,他是全世界第一个做浏览器的公司——网景,他们当年发明了浏览器,他们开创了新一代,我觉得是当时互联网的第一步,浏览器成为上网的入口。但他们当时也是不仅充满了创新的精神,这种创新精神里还蕴含他们要挑战垄断的巨头,当年的Netscape要挑战微软,这被当时看成互联网上最大的一场战争(1997),结果微软奋起反击,美国操作系统里微软捆绑了IE的系统,当年微软说,你们只要敢装Netscape我就不给你们操作系统用。当年微软用这种办法,把Netscape给卖掉了,最后马克就黯然出局。

很多人不记得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马克.安德森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因为他干了两件事情,第一个开创了浏览器,当年如果没有它浏览器的想法,也不会有今天大家用起来这么方便的互联网,也不可能有今天我们基于这种浏览器创造了各种各样的模式。

Netscape虽然失败了,但是Netscape留下的两个火种,一个是它把内核弄出来,才有了火狐,大家用的谷歌浏览器也是开元的这个引擎做的,因为有了这些引擎才有了360的浏览器,我们承认,我们的技术是建在他们开元的技术之上。

包括今天苹果浏览器,算分支,也是从当年的Netscape一路分支下来了,如果从传统的市场价值来看,Netscape是一个失败的公司,因为他从当年微软的竞争当中失败了,他虽然也上市了,后来市值一落千丈,从商业来看马克.安德森失败了,即使他们失败了,但是他们为这个产业留下了创新的种子,他们给这个产业留下了传统互联网的新的开端,这就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

第二个最重要的,如果Netscape被微软干掉了,但是微软惹来了一个巨大的事,就是反垄断,美国从来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大公司,对他们来说公司越大反而做越邪恶的事情,反而会越控制行业的发展,他们会用反垄断,像一把剑悬在头上,就算某家大公司OUT了,但是过5年、10年又会有新的公司出现。包括当年的欧盟也加入进来,对微软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拍张照片发给朋友,朋友就可以看到,我说这不是发艳招的吗,但是这个东西在美国的青少年当中非常的流行,所以Facebook就干了件事,就是抄袭了一下,但是马上就被美国的主流媒体和所有的字媒体嘲笑的无地自容,这是别人的价值观。你要是在中国,大公司超越了小公司了,小公司死的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大公司会被人讲某某公司好,大家都不想想,大公司的背后不知道死了多少的小公司。美国正因为有了Netscape的牺牲,才有了美国互联网的繁荣。当年如果微软利用IE的模式,或者再玩捆绑的模式,或者Facebook出来的时候,谷歌用一种方式,把它都评比了,那美国的互联网会变得跟中国的互联网一样的德行。

这种情况,是能够产生几家大公司,最后这几家公司的价值从哪儿来?就是从市场上的价值转到他们的公司。牺牲了很多中小公司没有成长的机会,小公司没有出头的机会,它牺牲了一代人、两代人,使得大公司获得了行业的垄断,对于他们来说是幸福的,他们曾经公开的在媒体上说,最好希望这种格局50年不变,永远几家保持一种均衡,甚至互相之间保持均衡,你不进入我,我不进入你你不要做搜索,我也不要做IM,所以这就是中国和美国很大的不一样。

回到刚才的问题,我这次见到马克.安德森,他很惊讶,说我为什么想见他。我说我只想说两句话,一个是我比较感谢你,我当年用的第一套浏览器就是nets,我不管它成与败,但是它给我一个非常大的理念,浏览器是一个巨大的成功,360主要挣的钱就是靠浏览器,所以我表示感谢。

实际上讲完文化,我刚才不自觉有一点抛题,其实我讲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垄断环境,我想举几个具体的例子,我最近看出了一本书,就是如何演讲的更好,教你如何演讲,如果按照这个我感觉我是不符合的,我原来特别不爱讲故事,好像痛说革命家史。

其实我举一个例子,360刚开始的时候,到今天都有很多人对我们干的事是不理解的,很疑惑,你为什么干免费杀毒,你为什么干免费安全,不仅在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不相信,在我们上市的时候,你知道我们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就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原来去美国上市,一般有一个潜规则,在美国不管怎么要认一大哥,在美国找一个成功的公司,说我是中国的谷歌,但是美国人很好理解,这句话很好理解,所以在美国路演就特别的容易,纷纷说我是中国的亚马逊,我是中国的谷歌,你要找不到一个美国的大哥去上市,我们在赛门铁克、麦咖啡,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做软件做了一辈子,他们就要把一个软件卖给你,你不交钱就不可以。我们的模式是彻底的免费,安全我们认为是一个互联网的基础服务,它就应该和邮件、搜索、通信、聊天一样,就是每个网民都应该得到的基本服务,所以我们当时找不到这样的一个参照性。

在欧洲当时有几家做免费杀毒的厂商,什么AVG,他们经常给你假免费,比如给你一个产品的免费,杀的时候说交钱,或者用高级版本,交钱,我认为它的免费不是最彻底,所以我们当时真的很难找到一个模式。后来好容易,费了半天劲,让美国人接受了,去年我们被人做空了8次,做空的人也相信说周鸿祎是大骗子,说免费杀毒,我们是去年被做空很多的,但是做空没有做动的。到今天我在国内见到很多人,说360很好,我每天都在用,但是你能讲一下怎么赚钱吗?需要我解释吗?

你就会发现,当你真正做了一个很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事的时候,你发现想得到大家的理解是挺难的一件事,所以很多时候你要去做创新,我觉得有的时候不是能力问题,是勇气问题,大家都说你不行,大家都觉得你有问题,这时候你能不能有足够强壮的心理,你能够坚持你的信念。你们再想一想乔布斯在斯坦福的讲话里面,为什么他说follow your heart,你要坚信你做的事情是对的,就像我们坚信在中国互联网卖安全软件是没有发展的,我们安全做得好帮我们安全凝聚了巨大的用户两,在安全上我们推荐浏览器,使得我们获得浏览器的巨大流量,你可以作浏览器里面做搜索,可以玩网页游戏。所以我们在浏览器里面推广我们的搜索,我们很容易变成第二大搜索。我们改变了搜索的市场格局,我们也是前几大的网页游戏的联运平台,我们几乎和所有的网页游戏公司合作,推荐大家玩网页游戏,我们来赚钱。

就像很多人不理解,他肯定不收费,他以后在微信里面推荐大家玩玩游戏,给大家推荐推荐电商的产品,你会发现它一年也能够挣到上百亿。当我们杀毒软件被认可了,也上市了,得到了世俗的认可。当初的360推免费杀毒的时候,大家不认可。

2008年第一次我们发杀毒软件,像在行业里面扔了一个重磅炸弹一样,当时行业都疯了,为什么?当时有杀毒厂商就给我打电话,半夜里,阴森森的说,周鸿祎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我还想抖一个机灵,我说我知道,我动了你们家的窝窝头,我说我砸了你们家的饭碗。他说周鸿祎你砸了我们家的饭锅,不是砸了饭碗的问题,当时我们面临非常巨大的压力。

首先从传统,很多人认为,因为大家知道在现实生活中,真正免费模式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国打着免费的骗子又很多,比如你们小区突然来了一个免费的义诊,很多人会知道后面会卖药,所有人都会警惕。他们不仅是收入免掉了,他们会有十几亿的收入,说我们干了十几年的杀毒,你怎么可能免费呢,怎么免费得起呢,当时以金山这样的公司对我们攻击,他们真心的相信说360是一个骗子,他挣不了钱还不让我们挣钱,典型的250,而且他们认为说360肯定在偷用户的银行帐号,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有收入呢?当时对360很多的谩骂扑面而来。

创新大家想学也很容易,那本数《笑傲江湖》里面有记载,创新宝典里面有一个《葵花宝典》,你们有读过,也有练的,有“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当时我们不仅要颠到对手,我们还要把自己的收入放掉,当时我的董事会跟我有急了,有的快哭下来求我了,当时是内外交困,焦头烂额。当然攘外必先安内了,当时上影了一个电影,2009年最出名的是什么,《叫建国大业》,就是中国革命史的电影版。

我就带我这些投资人看《建国大业》,我准备教育他们,因为他们都没有读过中国现代史,我就让他们看我军撤出延安时候,后来我们的毛CEO跟大家说了,我们的毛CEO是非常成功的,他说就要说了地失人在即可,几千年前就讲到了互联网的发展,你某些收入暂时失去了,只要用户还在,你可以把业务做好,但是相反,为了某些收入和业务,你损害了用户的价值,用户跑掉了,用户是互联网所有业务的基础,没有用户的基础,你有再多的收入都会崩溃,有在的商品都会崩溃。

现在很多人都在骂我们,但是他们也在纷纷的典型,今天的很多互联网安全都在往免费这块发展,而且给用户多的方便,绝大多数人在互联网上是裸奔的状态,他就决定很多做木马、做病毒的人就有了空间。现在互联网的意义不是让大家无成本的使用互联网安全,就是说不论有没有钱都可以享受互联网的保护,最大限度的也扼杀了病毒和木马的产业链,为什么?这个产业链的兄弟们都去见过,我也泡过他们的论坛,他们也不是高级黑客,也是为了生计,他们就是做点小木马、小病毒,偷一点账户。过去他们跟杀毒软件是相安无事的,只有就一批杀毒软件,只要躲开放就好,杀毒软件也觉得很好,只要有这批小兄弟,也会?如果今天有想做木马的同学看一下,你会发现作论坛里面讨论最兴奋、最热烈的话题就是如何干掉360了,因为现在电脑上太多的有360之后,作恶的成本就很多。很多人金盆洗手,他们做这些的成本要比?全球不同国家的恶意软件的发作率,在前几年是排在前五名的,现在中国人是降低了很多,大概是全球的他们的1/10,这是前3名还是前5名的流氓软件,但是被我们查杀了很多了。

所以当你看别人成功,你觉得很容易,其实你真的去做这样一件创新的事情,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会面临很多的不理解你会面临很多的责问,你会面临很多的挑战,甚至会面临这种竞争对手的攻击和泼脏水,当你真正去做创新的时候,你想想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理解是勇气。但是我也经常讲的一个概念,其实刚才我举360杀毒的例子,它是一个颠覆式创新,我们也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叫《创新者的困境》它是美国商学院最经典的,讲颠覆式创新的教材。

其实颠覆式创新在美国是所有创业公司的必修课,你在美国去见很多小的创业公司,你会发现每一个公司都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个事情,他们要么是在取代比如上一代的产品,让自己的产品体验变得更简单,我们称为叫体验的颠覆,而更多的实际上他们做的是商业模式的颠覆,也就是让上一代的产品,让其它行业巨头公司的产品,要么做得比它更便宜,让它卖不动,要不把它收费的模式变成免费的模式。最经典的例子,就是今天免费的Android颠覆了诺基亚,甚至颠覆了微软原来Windowsphone的模式,前面胶卷的巨头叫柯达公司,他们的商业模式被谁颠覆的,谁被数字相机颠覆的,今天数字相机又在被谁颠覆?又在被手机颠覆。所以你会发现,这种颠覆式创新其实每天都在发生,这才是社会和产业前进的动力。

全世界的法律,你会发现它要保护知识产权,他要保护目前版权,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法律会保护商业模式,你今天创造了一个商业模式,今天是先进的,明天可能是落后的,你商业模式一定会作某一天会被别人颠覆掉甚至我刚才举微信的例子,微信颠覆的运营商的模式。原来这三家体量这么大,他们的彩信等都被微信颠覆了。在美国你要创新大家非常的推崇,你能颠覆谁,你能颠覆的公司越大,就证明你能创造的价值越大。

包括今年中国的电商在颠覆谁?,现在大家都在电脑上面看视频了,今天的视频颠覆了电视机,今天媒体的各种获得,大家用新闻客户端、阅读器,颠覆的是传统纸质的媒体,所以颠覆无处不在。

转载请注明:代码家园 » 红衣教主周鸿祎再开炮 腾讯百度等巨头纷纷中枪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